商甲中华

“COMERCHINA /商华”是一个双关语,既可以理解为“商 品中国”,也可以理解为“商业中国”,反映了中国近十 多年来无孔不入的商业泛滥,它已经占领了大部分交流 和生活的领域。

这个双关语很直白,几乎可以说太直白了,但绝对具有 现实意义,完全可以变得像“拆那/ China ”一样名闻 遐迩。为什么不呢? 2002 年,黄锐匠心独具地将拆迁 与建设的城市图像和文字“拆那”、“China”叠加,为 了更好地表现面对城市的苦涩现状,大肆宣传的城市化 进程掩盖了通常不为人知的社会剧变。在中国,一切好 的想法都会被复制,被改编,被贴上标签,然后进入市场。 “拆那/ China”难道不是已成为媒体经常使用的标语吗, 或者被骄傲地印到了年轻人的T恤衫上?他(她)们酷 酷的,带着波西米亚风,徘徊在云南大理的街头或者北 京南锣鼓巷。

七年之后,“COMERCHINA/商华”谈论的正是“这一主题”: 中国不能避开浸淫其中的“超商业化”体系,这就是“中 国色彩”。它已经超越了惯常的商业领域,已经进入了 精神生活和私人生活的范畴之中。近年来,一切都以产 值增长为中心,以及由此产生的财富和能力。我们看到 了一个国家的抱负,从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, 中国是经济增长势头最强劲的国家。在文化方面,这个 国家也漂漂亮亮地追赶着全球的超级秀。二十一世纪初, 创造力宛如一种解放的经验,一开始让西方世界目瞪口 呆,但很快自己就力不从心,成了束缚自己那些原创成 绩的牺牲品。现在,我们进入了文化、商业和人类交流 全球化的新纪元。正如此,“COMERCHINA /商华”既照 映了萦怀不去的商业,也透视了在其背后的生活、观察、 理解、交流的危险方式。总之,一切都在为商业利益服 务的精神生活的贫瘠。

“COMERCHINA /商华”是一部谈论日常影像的作品 :我们几乎忘记了还有颜色的钱(红色的百元钞票,带着毛 泽东的头像),平面媒体和广告带来的视觉冲击,还有我们每天目光紧盯的手机键盘。如果具备了批评精神, 我们就能够解构和评论这些图像。但它们一旦重复进入 我们丰富的无意识视觉记忆,已然习以为常,我们似乎 也就越来越麻木。黄锐将它们剥离出来,详细表述它们, 让它们独具一格,这样就重新激活了我们的批评精神。

“COMERCHINA /商华”是一个双关语,既可以理解为“商 品中国”,也可以理解为“商业中国”,反映了中国近十 多年来无孔不入的商业泛滥,它已经占领了大部分交流 和生活的领域。

这个双关语很直白,几乎可以说太直白了,但绝对具有 现实意义,完全可以变得像“拆那/ China ”一样名闻 遐迩。为什么不呢? 2002 年,黄锐匠心独具地将拆迁 与建设的城市图像和文字“拆那”、“China”叠加,为 了更好地表现面对城市的苦涩现状,大肆宣传的城市化 进程掩盖了通常不为人知的社会剧变。在中国,一切好 的想法都会被复制,被改编,被贴上标签,然后进入市场。 “拆那/ China”难道不是已成为媒体经常使用的标语吗, 或者被骄傲地印到了年轻人的T恤衫上?他(她)们酷 酷的,带着波西米亚风,徘徊在云南大理的街头或者北 京南锣鼓巷。

七年之后,“COMERCHINA/商华”谈论的正是“这一主题”: 中国不能避开浸淫其中的“超商业化”体系,这就是“中 国色彩”。它已经超越了惯常的商业领域,已经进入了 精神生活和私人生活的范畴之中。近年来,一切都以产 值增长为中心,以及由此产生的财富和能力。我们看到 了一个国家的抱负,从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, 中国是经济增长势头最强劲的国家。在文化方面,这个 国家也漂漂亮亮地追赶着全球的超级秀。二十一世纪初, 创造力宛如一种解放的经验,一开始让西方世界目瞪口 呆,但很快自己就力不从心,成了束缚自己那些原创成 绩的牺牲品。现在,我们进入了文化、商业和人类交流 全球化的新纪元。正如此,“COMERCHINA /商华”既照 映了萦怀不去的商业,也透视了在其背后的生活、观察、 理解、交流的危险方式。总之,一切都在为商业利益服 务的精神生活的贫瘠。

“COMERCHINA /商华”是一部谈论日常影像的作品 :我们几乎忘记了还有颜色的钱(红色的百元钞票,带着毛 泽东的头像),平面媒体和广告带来的视觉冲击,还有我们每天目光紧盯的手机键盘。如果具备了批评精神, 我们就能够解构和评论这些图像。但它们一旦重复进入 我们丰富的无意识视觉记忆,已然习以为常,我们似乎 也就越来越麻木。黄锐将它们剥离出来,详细表述它们, 让它们独具一格,这样就重新激活了我们的批评精神。